南京下关宝善地段拆迁 泣血的控诉


更新时间: 2019-08-12

  编者按:一个时期以来,我们人民网房产频道接到关于全国各地非法强制拆迁,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的投诉比比皆是,在浙江嵊州拆迁风波还未平息之际,南京下关宝善地段的拆迁又引起了当地广大人民群众的深恶痛绝。居民们在痛心疾首之余,只能求助他们信赖的媒体,希望以此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现将群众来信内容整理刊登如下:

  我们是南京市下关区宝善地段的居民,前年,南京市下关区政府把我们这块有60万平方米、居住着大约一万户人口的土地,以18个亿的价钱卖给了上海开发商世茂集团,随即宣布这个地段中的A片要在六月开始拆迁,并于九月份完成拆迁,可是,时至今日,已隔一年另八个月,只迁走了大约一千多户,还有六百多户未走。下关区宝善地段是南京有名的贫困户地区,老百姓大多是水上船民、残疾人、当年回城的下放户,下岗人员。原来他们虽穷,还有一间住房赖以生存,可以到附近做做小生意,卖卖菜,但下关区政府要把这块地卖掉,将要剥夺他们的生存权,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因此,群众的对立情绪十分严重,拆迁进行得很不顺利。

  政府在拆迁中存在一系列违背中央精神和政策的做法,可是, 群众反映一些问题是非常困难的,向当地省市政府反映是百分之百无用,据说向中央反映也要受到审查,到不了中央就石沉海底,上访更是不允许,老百姓没有说话的权利和机会。前年宣布拆迁时,许多居民向南京电视台联系,请他们派人来了解情况,当得知南京电视台的记者要来时,几千人守侯在南京航运学校门口,等到午夜12时,记者出现时,数百名老人集体跪在地上向记者哭诉,要求记者帮百姓说话,请求政府不要拆迁,因为政府所给补偿太少,根本买不起房子。场面十分感人,当时,记者录了相,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我们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中央了解下情。我们只希望中央能下来调查调查,去年“央视论坛”和“新闻调查”等节目里为老百姓说了关于拆迁的许多公道话,只要节目一播,老百姓便奔走相告,挤座观看,还在网上录下报道的内容,打印张贴起来,但后来很久听不到关于拆迁方面的报道和评论了,是不是全国的拆迁都按中央精神办事了呢?非也。中央的话,建设部的话,我们这里地方政府只当耳旁风,为了欺骗中央,他们变得更狡猾,群众的利益继续受损,群众的合法权益继续被侵犯,老百姓的苦难被一些骗人的花言巧语掩盖着,被地方政府的一张大嘴淹没着,党中央的阳光仍照不到老百姓的头上,南京下关区宝善地段明明是卖给开发商经营房地产用的,开发商直言不讳地说,他要在这块地上盖豪华高层住宅楼,出售的对象是外国人,他买地花了18个亿,但盖了楼,以每平方6-8千元计算,他至少要赚53个亿,这些说法和数字都是见诸报端。事实上,开发商已经在我们这里盖起了售楼处,拆迁户还有许多未走,他就开始卖期房了。第一幢楼是53层,房价是每平米一万到一万二,既然这个拆迁属于商业经营性拆迁,按照国务院46号文所说,除了重点建设项目,商业拆迁一律停止,那么这块地的拆迁就应该停止,南京下关区政府为什么不停止呢?46号文还说,矛盾集中的地区拆迁应该停止,我们这里,拆了近两年还只拆了一部分,矛盾十分集中,为什么不停止呢?

  无论是国务院的文件还是南京市自己定的拆迁法规,都明确拆迁人应当是具有一定资质和资金的非政府机构,政府不能充当拆迁人,但是这块地的拆迁公告里十分明确地说拆迁人是南京下关区人民政府。下关区政府直接为开发商服务,把开发商的经营美其名为“老城改造”。“老城改造”如何改造?改造谁?谁来改造?难道老城改造就是让开发商来造房子吗?难道老城改造就是把老百姓赶走,叫开发商来赚钱吗?难道老城改造就是叫老百姓的房子几乎无偿地送给开发商吗?难道老城改造就是把老百姓原有的产权证和土地证当作废纸吗?最近国务院的文件里说政府必须同拆迁单位脱钩,事实上,南京根本没有照国务院的精神办。南京下关区政府更是把国务院的文件撇在一边。我行我素。他们实质上是开发商的打手,他们替开发商效劳,达到他们完成形象工程同时也在经济上得到好处的目的。

  中央一再强调拆迁不能损害群众利益,但下关区政府在宝善地段的拆迁至今仍在使用2001年制定的203号文(南京市拆迁法),这个203号文是在1998年南京市拆迁法的基础上修改的,1998年拆迁还讲安置,补偿标准基本上同当时的房价相配,但经过修改,203号文取消了安置,降低了补偿标准,再加上几年来房价飞涨,这个203号文就变成了损害群众利益的冷面杀手,是掠夺群众财产的官方文件,广大拆迁户深受其害,人们一提起这个文件,无不深恶痛绝,震惊全国的拆迁户事件就是由于拆迁人(政府)坚持执行这个203号文造成的。

  203号文的制定是南京市政府的失误,它把人民对城建的支持,当作是大搞形象工程的机会,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因素,损害群众利益,同时也损害政府自己在人民中的形象,由于群众的强烈反对,政府不得不制定了新的拆迁法,并宣布从2004年起执行,新的拆迁法中补偿标准略有提高。按常例,一个新的法规实施的同时,意味着旧的法规的作废,但南京市政府在拆迁中却玩着新、旧两种法同时使用的把戏。说什么“新项目新政策,老项目老办法”, 203号文至今还在应用,千万户被拆迁居民的利益还在被政府无情地掠夺,就下关区宝善地区来说,附近的二手房均价已涨到5000元/平米左右,而拆迁的补偿款却只有2500元/平米左右,这一点补偿款加倍也买不到别的房子,群众要求是:既然是老城改造,就应拆一还一,原地安置,让百姓通过政府的老城改造,改善居住环境和条件。或者按市场化运作,买卖双方平等协商。

  南京市的经济适用房,一般处在城市边缘的荒凉地方,如山脚下,洼地上,坟滩边,铁路旁,地理位置十分恶劣,建造出来的房子,拥挤不堪,交通不便,配套实施不全,学生上学无学校,老人看病无医院,职工上班路途遥远,处于幕府西路旁的孙家洼的经济适用房同样也是如此,终日灰沙满天,紧挨铁道,日夜吵闹不休。而且那里靠近矿区,据说还有放射线,叫百姓到那里去住是改善百姓的居住环境吗?

  南京市现有的经济适用房的房价过去定在1600元/平米左右,它应是为照顾低收入无房户而建造的,经济适用房应体现党对这类人群的关怀,但孙家洼的经济适用房的房价高达2200-2400元/平米,只要同意拆迁,搬出现在的住地,不管你收入多高,都可以去住,有一些有钱的拆迁户,工资每月五六千,在城里已经买了房子,政府为了叫这些人搬,许诺他用更大面积的经济适用房换他现在的房子,这些拆迁户用现在的房子换更大的经济适用房的目的是为了增值,南京市住经济适用房有五条倾斜于困难户的规定,但孙家洼的经济适用房根本不按此规定,拆迁办替很多高工资者和有房户开具低工资和无房的假证明,很明显,下关区政府在经济适用房的建造上根本没有为真正的困难户着想,实际上不过是为了叫广大拆迁户忍受痛苦,牺牲利益,来一次大移民,腾出地方,让开发商来“开发”。同时也给建造这种经济适用房的另一些开发商赚钱。

  但是,广大百姓为什么要为开发商赚钱而作出这样的牺牲呢?政府既然是人民的政府,为什么不为人民着想呢?南京的下关区是穷地方,但历史悠久,下关的商阜街,过去是南京同外界通商的重要口岸,闻名于世,它同南京的城墙一样,具有历史意义,但下关区政府为了建造它的政府大楼,不惜毁掉一条商阜街,现在,几十层高的豪华的摩天大楼盖起来了,楼前一片绿地,停车场停着无数汽车,保安穿着制服威严地守卫着,让人望而却步,外商说,这简直象美国白宫,在里面办公的官员们面对着大批低收入的居民,难道他们不想一想应该为百姓真正做些实事吗?现在,只要在街上走一走,便能听到百姓的骂声,春节前,下关区政府为了加大拆迁力度,出动大批人员,不分白天黑夜,一天数次挨家挨户“动员”,使人想起三十年前动员下放的情景,过去是逼着老百姓下放农村,现在是逼着你拆迁到边缘郊区,老百姓说,我们爱国爱党,奉公守法,挣钱吃饭,祖祖辈辈住在这里,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迁到那里去受罪?我的自己的家园为什么要让给素昧平生的商人?老百姓手上的土地证和房屋产权证是表明国家和老百姓之间的契约,国家允诺老百姓可以使用这块土地70年,房屋属于老百姓的合法私有财产,宪法规定任何人不得侵犯,这是天经地义的常识之论,我们的国家是领导下的诚信国家,那么他的政府也应是诚信的政府,老百姓现在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和房产权为什么把能随意作废呢?这样的拆迁,公理何在?

  政府为了实施其计划,不惜采用各种手段,不但上门恐吓,还把人带到几十里地外去看所谓的“现房”,但他们没有想到百姓的承受程度,就像黄世仁,他逼杨白劳,杨白劳喝盐卤自杀了,我们这里,南通路27号一家老太,在春节前也被政府逼得割颈自杀了,她的大媳妇爬到五层楼房顶要跳楼,幸亏被民警和消防队员救下,老太已死一个多月,至今还未火化,问题尚未解决,令人想不到的是,全国人大还未闭幕,这里的水上新村又发生两起强拆事件,而且被强拆的都是残疾人和下岗的老实人,一大早,政府出动大批刑警和保安,路口戒严,把人关进汽车,搬出房间里的东西,用抓土机把房子推倒,房主现在还在医院里打点滴。我们不知道,百家博心水论坛。中央提倡的和谐社会为什么在这里竟是如此?